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2013年第13期 半月谈

 

我们每天都在做选择,选择穿哪件衣服,选择坐哪路车,选择到什么地方去。有些选择很简单,无伤大雅,有些却是一场道德、良知的考验。譬如个人隐私与学术研究孰轻孰重?

102岁的杨绛先生的选择是个人隐私为重。得知钱钟书书信可能被拍卖,她以公开信的方式表达了她的愤怒与捍卫。“此事让我很受伤害,极为震惊……对于我们私人书信被拍卖一事,在此明确表态,我坚决反对!”

杨绛的捍卫以胜利告终,但仍有很多人未必认同她的选择,因为这事上,大多数人是围观者,态度超然。如果牵涉其中,超然者肯定不多。

爱德华·斯诺登就以一种决然的方式——向媒体披露美国情报部门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,涉及外国人的电话通讯以及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监控——将几乎所有人推到一个选择面前,“国家利益”与个人隐私孰重孰轻?

这个选择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攸关,引爆的关注、讨论成几何级增长,愤怒者不在少数。香港特区政府只得表示,斯诺登事件复杂,不能披露细节望公众理解。

有些选择大众不关心细节,只关心结果。620日,是纪检干部自行清退各种会员卡的最后时间。与此有关的第一条新闻是“多地纪委称官员会员卡零违规”。退与不退的选择权在纪检干部自己手里,“零违规”将会是一个好趋势。

有些问题选择的权力在谁手里却不这么明了。“6·15惨败”后,国足解散、卡马乔下课的选择被公众抛到了最高点。解散国足也许还是一句气话,卡马乔下课确是众心所向,可选择权还在击鼓传花。卡马乔说选择权不在他手里,应该由足协定。到了足协那儿,得到的回答是“不应该由我们讨论,也不是足协能决定的事情”。直到“获得高层领导支持后”,才决定“折乔”。

一个教练的去留何至于如此遮遮掩掩、不干不脆、拖泥带水。还是葛剑雄洒脱,在“承领导关怀,明确表示我的年龄已不宜继续任职”后,葛剑雄将后年的辞职计划提前,宣布辞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一职。

一片挽留声中,葛老于复旦图书馆的意义与馆长头衔于葛老的意义之间,孰轻孰重,答案分明。

 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3-12-17 点击率:7058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896288 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