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林祖銮:我就是一个悲剧,无意义的悲剧

 

林祖銮:我就是一个悲剧,无意义的悲剧

文·图_本刊记者  潘则福    发自广东乌坎

 

“抢来的舞台,我们没唱好戏”

 

廉政瞭望:我在村里走了一圈,听到很多人骂你。

林祖銮:(沉默很久)是的。(继续沉默)

廉政瞭望:什么样的骂声,你最难接受?

林祖銮:我一贯认为没有挑战就没有工作。把这些个别人的挑战应该看做一种动力,不应该看成是负担。所以,什么骂声我都可以接受,习惯了。

廉政瞭望:村里有传言,有包工头给你送钱。

林祖銮:这样不负责任的传言,不仅对我,对村委会整体形象也伤害很大。

廉政瞭望:你的意思是,这是有人编造的?

林祖銮:是的。他们已经形成一股力量。有时候,他们无事找事,无事生非啊,比如说指责民生工程。对民生工程来说,不可能没有缺点,没有错。他们抓住不放,就不正常。

廉政瞭望:那什么样才算正常?

林祖銮:批评建议,我们可以接受,也应该接受。但一些人把批评当做闹事。我举个例子,杨色茂的办公室在一楼,过去一年,他办公室的茶杯被人摔了几次。我们都很困惑,有什么事不可以好好说,需要一进来就摔杯子?

廉政瞭望:这些人是什么人呢?

林祖銮:组成很复杂。一些人的面目比较容易分辨,比如,一些原来参与维权,选举后没有进入村委会的;村里面的原来既得利益者。另外一些人,面目模糊。

廉政瞭望:他们想干嘛?

林祖銮:夺权。由他们来执掌乌坎村。

廉政瞭望:村民的看法不是这样,他们不满,是因为你们无能,土地拿不回来。

林祖銮:对。这是一方面。刚开始的时候,村民都和我一样想得简单,利益一致,追求一致。这一年是来具体解决问题的,就是双方都得妥协。比如对土地的诉求,其中有历史的、各方资源的问题,需要大家有点耐心。也可以这么理解,这一年我学会了妥协,可村民们的思维仍然是斗争哲学,受害者思维。

廉政瞭望:这里面包括了村委会的干部?

林祖銮:是!很遗憾,我们抢来了舞台,却没唱好戏。

廉政瞭望:抢是什么意思?

林祖銮:这个舞台本来就是乌坎人的,好不容易才从腐败分子手中重新夺回来。

廉政瞭望:因为没唱好戏,所以你很灰心?

林祖銮:是!我灰心的不是土地问题,是有人拿土地问题做文章。你不知道,我现在每天怕听到电话,怕看到人,怕自己的门铃响,为什么呢?因为我现在可以说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说好也不行,说不好也不行,说真话也不行,说假话更不行,什么话都很难说,里面错综复杂,我得处处注意,处处防备。我每天睡不好,吃不下。

我甚至会希望自己明天醒来就可以不干了。我现在和老婆、孙女生活在一起。我也渴望自己有一个正常老年人的生活。我觉得很后悔,因为本来维权的时候没有我的利益,现在也没有我的利益,为什么要参与进去,难道自己不踩进去就不行吗?为什么自己要自找麻烦呢?

(沉默)

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。我估计我要一直做到自己倒下,不然就没有放下的一天。你不知道,我晚上都不敢面对自己,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剧,一个毫无意义的悲剧。

 

“接受上级的小礼物,这不算受贿吧”

 

廉政瞭望:不少村民说,最近如果土地问题没有什么进展,可能会选择闹。

林祖銮:有可能闹,但这是小股势力。绝大部分村民还是认为要依法依规要回土地。

廉政瞭望:如果村民不满情绪继续扩大,会不会影响村委会工作?

林祖銮:影响是肯定的。但这个问题要辩证看待。村委会在工作上、经验上、知识上存在很多缺点和错误,我相信村民们一定会理解。我们7个人从普通村民一下子到村委会干部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,所以大家有质疑在所难免。

我们和村民之间,还在磨合。村民对村委会的信任,短期内有反复,这也难免,也不奇怪。其实除了土地,我们的不少工作,还是得到村民认同的。

廉政瞭望:哪些方面?

林祖銮:这一年,乌坎人懂得什么是民主,什么是村民自治。从解放以来,乌坎还没有一次像样的选举。不少村民跟我说,几十岁了第一次看见选票,还参与选举。我看这就是他们的收获。

再比如我们的村务,应该说比以前公开透明多了。在杜绝贪污腐化方面,我们在这方面确实是下了力气来做。比如,所有村干部在办公室一律喝50块一斤的铁观音。这在以前不可想象。

再一个就是村民现在,可以在乌坎的任何地方,发表自己对村务、村委的看法,这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廉政瞭望:可我听到村民指责这一届的村干部开始腐败了。

林祖銮: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。逢年过节,上级领导给村委会干部送点茶叶、烟,我觉得很正常,我们这个国家讲究礼尚往来,接受上级的小礼物,这不算受贿吧。

廉政瞭望:不少村民说,没拿回土地,你们取得的成绩,都不值一提。

林祖銮:这个观点太偏激了,但我们应该重视。

对于土地问题,现在村民有两种集中意见,一种是收回来的土地太少,二是对收回的土地办理手续的进度较慢。

被上届村委会违法盗卖的有一万两千亩左右,其中已经办理国土证的有七千亩,要收回的难度很大。因为不管它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兜售出去,关键已经办理了国土证,而且这些手续都合法,一时间没有相应的法规来处理这部分土地,这就是政府的难处。

廉政瞭望:你刚刚的意思可不可以这样理解:村委会和村民的分歧越来越大?

林祖銮:可以这么说。这一年,我们做了不少努力,就是希望给未来的乌坎打下一点基础。但一些人对此视而不见。

廉政瞭望:除了土地问题,对民主的不同理解似乎也让你们分歧不小。

林祖銮:村民认为自己的意见说出来,达到自己的要求就是民主。民主是你能给我找条好的出路,民主是你能让我发财。这个错了。

我不怕告诉你,更让我忧心的是,居然有村干部也这么认为。我多次强调,我们是在党领导下进行民主,也就是在法治下民主。如果没有这个框架,那民主就是一盘散沙。

廉政瞭望:同事们认同你这个观点吗?

林祖銮:坦白地说,效果不好。

 

“一个人连休息、吃饭这点时间都没有了,你说烦不烦”

 

廉政瞭望:你的同事说,现在乌坎除了村民与村委会的矛盾,村委会内部也存在分歧。比较突出的是,两委之间。他们说,党总支对村务干涉过多。

林祖銮:党组织和党支部书记主要职责是把握好当前的方针政策,应该放手让村委会工作,在工作中指导和协助村委会。我认为他们说的不是事实。我倒认为是有村委干部在边缘化党总支。

廉政瞭望:边缘化怎么理解?

林祖銮:他们认为,村委会是民选的,要对选民负责。所以,党支部的存在,是代表上级政府的存在,影响了他们的履职。

廉政瞭望:那到底影响到了没有呢?

林祖銮:我想请他们扪心自问,党总支的干部,给的帮助还少吗?现在很多党总支的干部,积极性都不高了。

廉政瞭望:你是党总支书记,又是村委会主任,夹在中间,很为难?

林祖銮:我心里很矛盾,就像我刚刚告诉你的,夹在中间说好也不行,说不好也不行,说真话也不行,说假话更不行。事情多的我周末都不可以休息。一个人连休息、吃饭这点时间都没有了,你说烦不烦?

廉政瞭望:但你的同事却认为,你有家长作风,是你自己授权不够,搞得你累,大家也累。

林祖銮:这么说,太不负责任了。我有家长作风,但我没有握住权力不放。我给你举个例子。村里修路,就怕个别人做不好,我安排党总支和村委会6个人来协助工作。但没想到,路修好没多久,就开始裂了。村民对这个意见很大,把村委会全部骂了。所以,这个不是我授不授权的问题,是很多事情,他们没做好。这样形成的惯性是,有事情,他们自己也不敢决断了,都来找我。你说我累不累。

廉政瞭望:我们9个月前见面,当时你还很有信心。

林祖銮:今非昔比。我对政治和人性,了解的不够。我以前一直认为,这一生,我无憾。现在看来,遗憾多得很。

廉政瞭望:那你觉得自己是个好的干部吗?

林祖銮:好的干部一定是个好的平衡者。我做得怎么样,交给历史(来评判)。如果现在能退休,我就太高兴了。

廉政瞭望:那你觉得这一届班子里面有合适的接班人吗?

林祖銮:接班人不准确。我们都是村民选的,不是家族政治。我在当兵的时候,一个将军曾经问我,评价一个指挥官好坏的标准是什么?我回答他,放得开、收得拢。他说我是将才。(笑)可惜我一辈子都是个普通人。回到乌坎村的现实,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但我想对有心竞选下任村委会主任的人说,要当村干部,就要放下私利,控制自己的权欲。

廉政瞭望:为什么愿意对媒体公开村委会的分歧?

林祖銮:我们都要对历史、对乌坎负责。那么多人关心乌坎,我有义务告诉大家,乌坎发生了什么。

廉政瞭望:这算不算给自己找退路。

林祖銮:算。我很久没有和记者朋友这么深入地聊天了,我希望你可以客观地把我说的报道出去。不妖魔化,也不标签化乌坎。毕竟乌坎到今天,走得很不容易。

 

“他们不知道,土地问题要折磨死我”

 

廉政瞭望:还有一件事,不仅外界很关心,村民也很关心:你怎么看村委委员庄烈宏、张建城的辞职?

林祖銮:他们都是选择贴公告的形式向村民辞职。他们的理由是他们是民选的,所以直接向村民辞职。这说明,他们的组织性、纪律性不够。在我的劝解下,张建城继续上班。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是,即使只有一两个人,我仍然会坚持来上班。其他的事,我没有办法。也不想为此分心。

廉政瞭望:有村民说,他们辞职的一个原因是工资太低。

林祖銮:工资方面,他们两人每月只有1600元,和他们以前赚的钱相比是比较低。但既然他们出来选村干部,就应该有这个觉悟。所以,我不认为他们是嫌工资低辞职。

廉政瞭望:村民对你不召开村民大会质疑声也不断。这样的声音,你听得到不?

林祖銮:很多。

廉政瞭望:对你有什么触动?

林祖銮:这样的声音,让我更加清醒。现在乌坎的情况,比你上次来复杂多了。不开村民大会,我的考虑是为了乌坎的稳定。你不知道,多少人想借着村民大会制造事端。现在的乌坎,有稳定才有发展,弄不好,就会前功尽弃。

廉政瞭望:你的同事认为,过程比结果重要。不开就对不起选你们的村民。你的计划里面,什么时候会开村民大会?

林祖銮:他们太理想化了。我们现在有村民代表大会来代表村民作决策。土地问题有阶段性进展再开村民大会,才有意义,才不会被人利用。

廉政瞭望:什么才算阶段性进展?

林祖銮:和邻村争议土地东西南北四至划清后。

廉政瞭望:谨慎使你与村民、同事越走越远?大家都说你,脱离群众了。

林祖銮:那也没办法。我现在只能在无可奈何中尽力。

廉政瞭望:你的妻子也抱怨你什么事都闷在心里。

林祖銮:是这样。我现在不喜欢和熟人讲话。一讲话他们都要问你,土地什么时候拿回来。他们不知道,土地问题要折磨死我。这样的自我封闭导致我和亲人、朋友越来越疏远,我变得越来越孤独。我儿子特地从外地回来看我,我都没和他说话。

但你也不要担心,有时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会逗遇见的小女孩玩,和陌生的老人聊天。他们不问我土地。这让我觉得,活着挺好的。

 

 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3-08-20 点击率:8307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098367 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