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女大学生卧底端掉医托老窝

200676日,重庆市高新区警方捣毁了一个大型医托团伙。这个医托团伙混迹重庆十年,足迹遍及主城大小医院,受害患者难以计数。当地公安机关曾数次围剿,无奈其人数庞大,行踪诡秘,一直未能奏效。

人们万万没有料到是,报警并亲自带路捣毁这一医托团伙的竟是一名女大学生……

 

女大学生卧底端掉医托老窝

姚勇军   吕宗清

 

◎弟弟的救命钱被骗光

刘小青1988327日出生在重庆市璧山县丁家镇。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刘小明从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时常发作。

20027月,刘小青初中毕业后,为了挣钱给弟弟治病,她辍学来到重庆市江北区找了一份保姆的工作,包吃包住工资300元。每个月她留100元钱零用,其它的都寄给家里。几年时间里,她自学完成了高中课程,还于2005年参加成人高考,考上重庆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。2005423日上午,父母带着心脏病发的刘小明到重庆大坪医院想做心脏手术,不料在医院门口遇到了“医托”,四五个人把他们团团围住游说,一家人经不住一名中年妇女医托的花言巧语,被半拉半扯地带到一家不知名的诊所,一万余元钱买了一大堆草药,刘小明吃了,病不仅没好,反而比过去更严重了。此时,一家人才知道遇到了骗子。

刘小青知道这事后,气愤不已。想着痛苦呻吟的弟弟,刘小青愤愤地说:“弟弟啊,我一定要替你讨回公道,不抓住这帮害人的家伙,绝不回家。”

◎艰难卧底取信医托

刘小青向雇主请了假,到医院门前蹲点。她牢记着母亲对医托的描述,她打算只要那中年妇女一露脸,就马上报警把她抓住。

然而她在医院门口守了几天,没有找到父母说的那个骗子,却发现每天光顾这家医院的医托有三四十人之多,他们彼此神秘地通过暗号联络。旁边的居民说,他们还分为好几派呢!在去年,他们曾为了争抢病人大打出手,差点闹出人命。

刘小青改变了主意:就算抓到那个女的又能怎样?只有把这个团伙打掉,才可能清除这个社会毒瘤。于是她决定打进医托团伙。2005527日,刘小青花200元钱在大坪附近租了一间房,住了下来。

六一这天早晨,她早早地来到这家医院,看见一个衣着时髦的女医托正在门诊部门口坐着,刘小青壮着胆子走上前去,说自己高中刚毕业,想跟她拜师学艺,混碗饭吃。

哪知这位年轻女子抬头看了看她青春活力的打扮,警觉地说:“你是不是记者呀?想写稿子出卖我们?”

刘小青百般掩饰,那女的仍然不信任她。

这天晚上,刘小青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扮成可怜巴巴的孤儿,以求有人能带她进入医托的团伙。

后来几天,她穿上母亲留下来的破旧衣服和旧鞋,把头发故意弄得像个“稻草窝”,然后再往白净的脸庞上涂上黑炭,连续“纠缠”了几个医托,别人不是嫌她脏兮兮的,就是说她太小,不敢收留她。正在着急的时候,有个姓张的医托,看她伶牙俐齿,人长得挺漂亮,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儿子处对象,决定收留她。刘小青叫她张姐。

张姐先向她传授了做医托的一些基本知识和礼仪,后来还告诉她说,如果出卖了组织,老板会请黑社会的人把出卖者和其家人统统做掉。在她写了保证书后,张姐才同意让她见老板。

原来,这些人白天在外面拉病人,晚上必须到“总部”去汇报当天的工作。她们的老板姓陈,人称“陈校长”,开一家规模很大的医托公司,手下的医托人员有100人左右,活跃在重庆的大小医院,因社会关系复杂,连警察都奈何不了。

这天晚上,刘小青跟张姐来到位于渝中区某路的温馨花园三楼的“总部”,门口写着蓓蕾私立培训学校,里面装璜得富丽堂皇,门口还有保安把守。里面的科室一应俱全,基本上是模仿学校的管理体制,有校长、主任、组长、班主任、老师等职位。

张姐告诉她,每个人必须拉到一定数量的病人,才能获得相应的职位,比如做个班主任至少每月拉到100个病人以上,年级组长则要拉到200病人以上。而自己做了几年才混了个班主任。小青吃惊地发现,医托是暴利行业,他们的提成高得惊人,一般按患者医疗费的3050%,业绩好的医托一年弄个几十万不成问题。

 但“陈校长”对新来的所有人都不相信,他都要安排信得过的人盯梢观察一段时间,才会放心让对方做业务。刘小青只好表面上尽医托之责,积极拉拢病人,晚上如实上报名单。但她硬不了心肠“宰”病人,所以业绩并不好,经常受到“陈校长”的训斥。

张姐只好调教她,甚至鼓动她卖弄色相去拉一些男病人。

2005610日,“陈校长”要陪医药公司的一个客户吃饭,叫刘小青一起陪客人。

刘小青知道,这是自己取得“陈校长”信任的关键一步。她把自己打扮得分外妖娆,频频敬酒。饭局还没结束,她就到洗手间吐得一塌糊涂。“陈校长”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,事后给了她一个数额不菲的红包。

但是,小青清楚,光这样还不足以完全取得陈的信任,工作中,她开始发挥自己的能力,时不时给“陈校长”出一些发展业务的主意,后来还利用自己懂电脑的优势,花了二天时间,给陈设计了一个业务流程图表,挂在公司醒目的位置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刘小青的出色表现终于让“陈校长”相信了她,把她当作公司的骨干来培养,并取消了对她的监视。

◎搜集证据一波三折

就在这时,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发现了自己的“仇人”。

71日下午,刘小青在石桥铺附近一医院门前闲逛时,发现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的体貌特征与父亲描述的“医托”非常像:脸上有一颗榆钱大小的黑痣。她当即迎上前,用医托才能听懂的黑话与其攀谈起来,核实了对方正是自己要找的人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小青只得强忍着心中的怒气。

从此,刘小青开始了潜心收集公司犯罪证据的行动。为了做得更隐蔽,她买了一个带录音的MP3,平时装着听歌什么的,准备随时录下陈、张的只言片语。

一天晚上,刘小青到办公室准备汇报工作,见钥匙插在抽屉的锁上,她看四下没人,迅速地打开抽屉,里面放着一个小本本。她大概一翻,吓了一跳!上面明确记录了所有医托人员的姓名、家庭住址,以及他们拉拢病人的人数和业务提成。她粗步统计了一下,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!

正当她要把小本本放进自己包里的时候,“陈校长”和几个保安进来了。“哗”的一声,本本掉在了地上,她吓得脸色惨白。“陈校长”不由分说,上前就打了她几个耳光,强行把她的手提包、手机全搜走了,并叫人把她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。“你是不是公安派进来的探子?”“陈校长”狠狠地说,一边用皮带抽着她。那帮人打累了,把她扔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刘小青偶然间抬头一看,只见房顶上一个硬币大小的摄像头,她为自己的鲁莽行为后悔不已。一连几天,小青都被困在这里,渐渐她有些害怕了:自己探到了他们的核心机密,要是他们杀人灭口咋办?对,不能再等了,要不惜一切代价逃出去。

75日晚,值夜的保安叫阿伟,三十多岁,家住重庆偏远农村,因为家穷,到现在还没能娶上媳妇。这时,刘小青已顾不得少女的羞涩,开始“主动”起来。

“哥呀,你还没结婚吧,如果你救我出去,我保证嫁给你,跟你到山沟沟里生活一辈子。”刘小青“动情”地说。

“你咋会嫁给我这样的乡巴佬,诈我吧?”保安不信。

“如果你不信的话,我们可以马上签协议。如果还是不行,那我们今晚就去宾馆……”小青羞答答地说。

阿伟欣喜若狂。他乐呵呵地打开门给她松绑,拉着她就往外跑。

“不行啊,就算我们逃到天涯海角,‘陈校长’也不会饶过我们的,不如我们拿到证据,把他抓起来,我们今后就可以过安稳日子了。”刘小青停下了脚步。

阿伟觉得有道理,按她的要求砸开了抽屉,拿了那份重要的本子和其它的资料,两人飞快地逃走了。

在路上,阿伟急切地拉着她往宾馆的方向跑。眼看离宾馆越来越近了,小青的心咕咚咕咚跳个不停。不行,得想办法甩掉他。

在经过一座桥时,刘小青说:“水中的月亮好圆呀。”阿伟拉着她到栏杆旁边看。这时,她突然挣脱阿伟的手,使足全身的力气,把他推进了二米高深的水沟,匆忙拦上一辆的士,一溜烟地跑了。

◎捣毁医托老窝

第二天一大早,刘小青带着证据到高新区公安分局报案。警方将该“医托”团伙的总“校长”陈某捉获。至此,一个行骗足迹遍及主城大小医院的骗子团伙被连根拔起,团伙其他成员正在缉拿之中。

刘小青打击医托的事传开后,许多深受医托之害的人慕名前来找她,有来看望她的,有想跟她学习经验的,有请她帮忙捉医托的。她总是有求必应。

一位先生的小儿子患了先天性白内瘴,他轻信医托介绍的祖传秘方,被骗走了三万元,债台高筑,靠亲戚朋友们接济度日。小青以患者的名义到该医院看病,抓住确凿证据之后,迅速地向派出所报案,将该医托团伙抓获。重庆本地一位偏头痛患者,被医托骗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。最后不得已在诊所里赊了几万元的药,因无法按时还款,受到当地黑社会的威胁甚至追杀。小青携助他收集相关证据后报案,不仅将该医托拿下,还追缴了部分损失。

随着业务量和知名度的扩大,小青的电话每天都响个不停,这时,她明显感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够用了,在仔细分析了市场之后,她决定采取有偿服务:每受理一个业务,收取200500元。如果是残疾人、孤寡老人,一律不收钱。她对顾客承诺,不抓住医托不收钱。头一个月,她接了四笔单,完成了三笔,除去电话费交通费等成本,赚了近千元。捉医托属于高危险职业,遭到医托们报复的事时有发生。有次,她不小心露了破绽,不幸被医托抓住了把柄,那伙人把她打得鼻青脸肿,门牙也打掉了。但她并没有因此妥胁。

 随着业务的发展,许小青的麾下有了5个成员,她给每个员工买了高额保险。她说,等条件好些了,她们还准备请保安。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08-08-25 点击率:12995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896343 位访客